Cunha

Zezé y Portuga

我在店里寻找他的身影。他坐在最里面的桌子,背对着我,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和漂亮的方格马甲。

当我看到他的时候,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。甚至无法迈出脚步靠近他的背影。Ladislao女士看到了我:“Portuga,你看谁来了!”

他慢慢地回过头,露出幸福的笑容。他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我。

“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的”然后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。

“所以说,这些天你去哪儿了?”

“我病得很重”

他拉开了椅子。“坐”

他叫来了服务员,点了我喜欢吃的饮料和面包。但我什么也没碰。我靠在他的手臂上,就这样待着,既虚弱又难过。

“你不喜欢这些吗?”

我没有回答。Portuga抬起我的头。我死命地咬着嘴唇,双眼湿润。

“怎么了,孩子。有什么事跟我说……”

“不行。我没法跟你在这里说……”Ladislao女士摇着头,好像什么也不清楚。

我下定了决心,开了口。

“Portuga,你说那辆车是‘我们’的车,是真的吗”

“当然,你还不相信吗?”

“你能带我去兜风吗?”

“走吧,如果你想的话。”

看到我的眼睛仍旧湿润,他拉着我的手臂,把我带到车里,都不用我自己开门。

他回去结账。我听到了他和Ladislao女士的对华。

“这孩子家里没有人理解他。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敏感的孩子。”

“说实话吧,Portuga。你很喜欢这个小恶魔。”

“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喜欢。”

他回到车里坐下。

“你想去哪儿?”

“我只想离开这里。我们可以去Murundu路。离这儿很近,不会耗很多汽油。”

他笑了。

“一个小孩居然懂得这么大人的问题。”

穷人家的小孩很早就学会了不能浪费任何东西。什么都要花钱。什么都很贵。

路上谁也没说话。

车停了,他看着我,冲着我笑。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出像这么温暖的笑容。

“Portuga,看着我的脸。在家里,他们说我长着动物的脸,说我不是人而是牲畜。说我是魔鬼的孩子。”

“我喜欢看你的脸。”

“可是你仔细看。你看现在他们打的伤口还肿着呢。”

他的眼神忧虑而悲伤,    

“可是,他们为什么这么对你。”

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,一个字都没有一点夸大。当我讲完时,他眼里泛着泪光,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
“可是他们怎么能这么对你,你才多大!还没满六岁呢!圣母玛利亚!”

“我知道为什么。因为我什么用都没有。因为我太坏了,以至于在圣诞节出生的是魔鬼而不是耶稣!”

“说什么傻话。你是小天使。你只是有一点淘气……”

我仍被那想法折磨。

“我不该出生的。我太坏了。”

他头一次结巴了。

“你不该这么说。”

“我这样跟你说是因为我很需要你。我知道爸爸在他那个年纪失业很不幸;我知道那很痛苦。我知道妈妈得早起工作来养活一家。她得穿束腰带来带起重重的箱子,这让她得了腹股突出的病。我知道lala读书很用功却不得不辍学去工作。这一切都很不幸。但是这不是爸爸这样打我的原因。圣诞节的时候我告诉他他可以想怎么打我就怎么打我,可是这次他太过了。”

他惊讶地看着我。

“圣母玛利亚!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懂得大人的问题而且承受这么多折磨?我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事情。”

他咽了咽口水。

“我们是朋友,对吗?我们要像两个男人一样对话。你确实不该对你的姐姐说那些脏话。另外,任何时候你都不该说脏话。”

“可是我还很小,这是我报复她的方式。”

“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“那么你就不该那么说。”

我们停顿了一会儿。

“Portuga!”

“嗯?”

“你不喜欢我讲脏话吗?”

“不喜欢。”

“好吧,如果我死了,我就再也不会讲脏话了。”

“很好,可是死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等我们一会儿到了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

我们又开始了沉默。

“我需要知道一件事。既然你很信任我。你知道你唱的探戈是什么意思吗?”

“我不想骗你,我不是很清楚。我只是学了怎么唱,因为我觉得它很美。我没有去考虑它讲的是什么。但是爸爸他打我打得那么厉害,Portuga,讲的是什么并不重要……”

“没关系,因为我会杀了他。”

“什么,杀了你父亲?”

“是的,我会杀了他。我已经开始了。这不是指像Buck Jones那样举起左轮手枪,嘭一下给人来一枪。不是这样的。是从心里杀了他。我不再爱他了。终有一天他会死去(在我心里)”

“你的小脑袋实在太有想象力了。”

他这么说着,却无法掩饰产生的情绪。

“可是你不是也说过要杀了我吗?”

“我说过。我用另一种方式杀了你——我杀了你,让你在我的心里复活。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爱的人,Portuga。你是我唯一的朋友。不是因为我你送给我礼物,给我买饮料,面包和弹珠。……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“可是,哎,你忘了你的酸橙树了吗?

“它不一样,Portuga。他只是一颗树,甚至不知道怎么开花。可是你不一样,你是我的朋友。所以我可以求你带我开着我们的车兜风。过不了多久这辆车就只属于你了,我是来向你说再见的。”

“再见?”

“对。你看,我什么用也没有,我累了,再也不想被打。我不想再……”

我的喉咙开始发痛。需要勇气来说完接下来的话。

“所以说,你要离开这里?”

“不,这一整个星期我都在考虑这个问题。今天晚上我要去躺在Mangaratiba火车的轮子下……”

他一言不发。抱紧了我。用他所知道的方法安慰我。

“别,别这么说,看在上帝的份上。你以后的人生会很美好的,你是这么聪明。别这么说,这是罪孽。我不希望你再提起这件事。我呢?你不爱我了吗?如果你爱我,如果你不是在骗我,那就不该再这样。”

他放开我,看着我的眼睛,用手掌拭去了我的眼泪。

“孩子,我很喜欢你。比你想象的更喜欢。来吧,笑一笑。”

我冲他微笑,心里轻松了很多。


评论